近年來,廢棄物件的再生或是回收再利用變成相當熱門的話題,國內外也有不少的企業與組織致力於這方面的發展,希望能夠為未來的生活帶來更永續的生存模式。不過,試著想想,當這些物件所乘載的是過去的記憶以及情感,而並非單純只是廢棄物,所產出來的成品反而具備了更深層的意義。Relive生活再製便是以這樣的方式,希望從舊的器物中去延續台灣人的共同記憶與價值。

Relive生活再製是由軒耀、軒豪這對兄弟所共同經營,工廠位置距離六塊厝車站不遠,算是屏東市較為邊緣的地帶,內部有許多平常哥哥軒耀用來進行五金加工的大型機具,中間則陳列了一些作品,整體的裝飾主要是舊的金屬零件和工具,靠近門口處還停了一排古董機車。風格鮮明的工作室,就這樣座落在屏東市市郊。

承襲父親的手藝

軒耀承襲父親的五金加工技術

兩人的父親是傳統五金加工的師傅,平時接的是國內工業大廠的單子,起初軒耀在父親身邊學習技術,一起工作了兩年多。成立了Relive 生活再製後,便由哥哥負責成品的製作,弟弟軒豪負責品牌經營與行銷,而父親則擔任兩人的顧問,偶爾提供技術指導。

承襲著父親技術的兄弟倆,將五金加工技術運用在廢棄的零件上,傳統的技術碰上舊的東西,反而蛻變出一個全新的樣貌。談Relive生活再製的核心,軒豪表示,希望大家能夠重新去體驗,所以利用原有的素材做出不一樣的產品,去感受這些物件新的生命。

Relive生活再製的產品都相當生活化
Relive生活再製利用舊零件加工成生活化的物件

因此,目前的產品都是以生活中經常使用的物件為主,像檯燈或時鐘,讓老舊或廢棄的物品以一個新的姿態,延續它的價值。「Relive」不僅僅指的是舊物的重生,更希望使用者透過產品,再次體會不同的生命經驗。

如何從「生活」裡「再製」

老車上的舊零件

Relive生活再製利用的是升級再造(Upcycling),和我們一般所熟知循環再造(Recycling)不同,升級再造將設計的概念運用在廢棄的物料上,將它製成有價值的物件。這樣的做法會保留物料原本的樣貌,而不是像循環再造是將廢棄物轉換成新的物件。所以在Relive生活再製的產品上,還是可以看到機車的零件,甚至絕大部分都保有它原本的功能。

這樣的概念與Relive生活再製的理念不謀而合,雖做的是物件,但談的是情感。能夠保留物件的原貌再加以利用,無非是對過去的時代致上一個最高的敬意。

由於哥哥是老車的愛好者,Relive生活再製一開始便從機車的廢五金出發,改造成生活中常見的用品。在過去的台灣,一台機車不只是代步工具而已,它可能肩負著整個家庭的生活重擔,為重要的經濟支柱。也因此,這麼別具意義的物件不應隨著時代變遷而消失,反而更應該被保存下來,作為一個美好經驗的延續。

不過,素材的來源也不侷限在車子上,兄弟倆常常會到資源回收場,看一些廢棄物應該要如何運用,從循環經濟的角度去思考,透過加工這些廢料,讓它重新進入生活中,而非直接丟棄進一步污染環境。

「先認同品牌的理念,再消費」

成立一年半,Relive生活再製也面臨到諸多問題,其中,品牌經營為一大考驗。在創業過程中,兄弟倆不斷尋找品牌的定位,一開始為了因應市場需求去調整和設計很多產品。也為了尋求曝光,而跑遍各大小市集,這樣做反而讓品牌失去了經營的方向。

廢棄軸承再製金屬陀螺
右為第二代的軸承再製金屬陀螺

因此,他們決定放慢腳步,不再急於推銷自己的品牌。另一方面將產品全面升級,利用之前使用者的回饋,做出品質更好、更消費者取向的產品。軒豪說,其實品牌背後的意義大於產品販售的價值,所以將產品與台灣人的共同記憶連結,是Relive生活再製更希望做到的。

軒豪希望消費者能夠「先認同品牌的理念,再消費」,這種翻轉一般消費習慣的想法其實一樣來自於推廣Relive生活再製的理念。當消費者理解品牌背後的故事,並且認同這樣的想法後,將產品帶回家,才能夠在生活中產生意義,讓使用者能夠重新去經歷與體會。

哥哥軒耀(中),弟弟軒豪(右)
哥哥軒耀(中),弟弟軒豪(右)

傳統五金加工與廢五金的交手,產出堅毅的作品卻是用最柔軟的情感包裝,新與舊、過去與現在、理性與感性,Relive生活再製就這樣揉合這些相對的元素而不衝突,讓過去因生活而生的物件,重新走入現代人的日常。

店家資訊

本文與Local Runners 熱土跑者協力合作報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