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會企業是什麼?

簡言之,若要了解社會企業,我們須先從了解企業的本質為起點。企業往往是以成立公司,並追求追大的利益為目標的一群人。公司內部人員是透過契約與責任而維繫在一起,管理方法是以由上對下的科層體制,來管理公司的人力資源與公司的營運。企業,本著追求利益與效益而生。這是我們對於公司或是企業的初步了解。

如此,我們所熟知的企業社會責任又指的是什麼?企業社會責任,原本是出自於企業對於社會公共事務的參與,進而提供資源協助社會、成立基金會服助弱勢團體、擴大了政府在社福照顧範圍的不周延。政府公部門在法令制定上,提供企業扶助弱勢的獎勵方案,提供了企業善盡社會責任節稅最大誘因。

然而,企業社會責任並非是立意不好,企業社會責任總還是落入由上而下的資源給與方式,對於弱勢的協助雖然往往解消了一時急需,但往往卻無法解決根源問題。簡單的來說,企業總是給與弱勢群體許多條魚使用,卻無法輔導弱勢團體如何釣魚、如何學習一套謀生能力。

如此,諸多台灣社會貧窮社會問題,背後的社會經濟結構依然沒有改變。更甚者,企業雖表面上用以成立基金會扶助弱勢,一方面可在稅金達成節稅,一方面也博得社會的讚美外。但實質上企業卻用不法手段欺騙社會大眾,並傷害於台灣的自然環境而獲得營運的利潤,再成立基金會方式協助弱勢團體,以掩蓋企業不法之途徑與行為時,這早已不是企業社會責任得原本真諦,這是反其道其行的掩蓋企業對於社會的良心。而原本的企業社會責任顯得十分諷刺!

因此,在近幾年社會企業這個詞彙,逐漸的出現於台灣社會中。社會企業,並非如同企業一般以賺取最大利潤為目的,而是透過社會網絡的力量,成員建立在彼此信任、互惠關係上,所形成社會的支援網絡。社會支援網絡中成員是社會大眾,包含了商家、可以是家庭主婦、可以是網民、而平常被視為是弱勢群體的人,都是社會支援網絡的一份子。

反省弱勢的定義,誰才是弱勢?

不同於上述的以賺取利益企業的定義,在社會支援網絡中的成員,他的身分是與其他成員平起平坐。所以我們不應當將弱勢群體,亦或是將社會邊緣人賦與一個刻板印象,並且將弱勢群體汙名化。我們應該撇除對於弱勢群體的認知。在新自由經濟結構下的中產階級,我們早已是捲入資本社會中的弱勢群體。如同勞工、如同外移勞工、如同台灣現今低薪的魔咒,在在都顯示出我們也是弱勢群體的一分子。

簡言之,弱勢群體是在社會結構下經濟不平均狀態下而產生,弱勢家庭因為社會結構無法流動,或取生活的資源更加不容易,使得下一代受教育的資源匱乏,老人無法獲得良善的照護,因而造成更多面向的教育、醫療、照護等問題。弱勢者的越來越弱勢,優勢者則是佔具更大更廣的結構地位。為此,我們更應當集結社會的力量,透過社會網絡中每個成員付出,可以集結成為一個更大的社會支援網絡,去協助需要協助的人。讓社會網絡中的每一個成員,都可以在此網絡中獲得資源上的支援,不管是經濟上、人力上的、資訊上的獲得。

社會企業目的在於–共享與換工

社會支援網絡的參與,是透過每位成員的付出,使得支援網絡機制得以永續,也能永久的循環下去。「共享」二字,是社會企業最大的宗旨,共享意義包括了彼此之間互信任與互惠,在此基礎之上建構出一個社群。這個社會不分地位、不分階級、不分職業、不分空間地域,透過各方集結資源與相互支援,使得以共享經濟、人力、資訊成果。讓亟需勞務的人,能夠獲得勞務的支援;讓亟需獲得經濟上的支柱,能夠由社會網絡能提供支援。

然而,共享的前提是換工。換工的詞彙使用是源於農業時代裡,家戶與家戶間在農忙時人力的支援,換工更是一套人情交換關係。特別是農業時代中的婚喪喜慶,幾乎是全聚落的人動員參加,經由換工讓每個人在最需要人力的時候,可以即時獲得人力資源,讓每個人若需要經濟上支助的同時,可藉由社會網絡支援得到最即時的協助。基於上述兩大理由,故成立社會企業研究室,以屏東在地創業為出發,期待發展出能形成屏東在地青創的社會支援網絡,藉以形成經濟共享、資訊共享、資源共享的機制。將社會企業研究室發揮共享與換工的平台的能力到最大影響範圍。

社企研究室要作什麼?

  • 針對屏東現有旅遊觀光與農業大縣相關資源,社會企業研究室要成立在地智慧旅遊研究室與創意行銷研究室,作為一個平台而言,企圖整合店家與在地青年創業者,嘗試透過觀光資源的串連,將形成由在地力量形成的共享經濟網絡。

  • 社企研究室,想要發揮共享與換工的機制,結合異業,提出串聯整合、創新客屬服務、包裝設計、行銷活動等試行方案以形塑品牌價值。

  • 社企研究室,在試行基礎之上,協助有意願青年取得創業資金與辦公室,進而協助創業。

聯絡我們